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兄妹行

时间:2018-06-11
第一章
「哥,拜托了!快起来吧!」我一听见燕琳在叫我,我便立即起身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
我一睁眼便看见漆黑的天空久不久便闪着几下闪电,久不久更会打雷。我看了看燕琳,我看见她露出一副害怕的样子。我这才记起这小妮子最怕就是打雷的了。
「哥,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吗?打雷了。」她看见醒了便问我。
「好吧!上来吧!」看见她那因每打一次雷,她的身体便缩一下的样,我也不忍心拒绝她。
「谢谢!哥,我就知道哥最疼我了。」说完,她便飞快的钻进我的被窝里。
但她上来后仍然因太害怕而不能入睡,我感到她仍在不断地在颤抖。
「燕琳,不用怕,哥在这儿。不用怕。」我安慰她道。
「哥,我真的好害怕啊!哥,可以借你的手臂来用一晚吗?」燕琳就是这样的了,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子的。每逢打雷的时候她都会来要求我和她一起睡。但搂手臂却是头一遭。
「好吧!」我不忍心拒绝的道。
说罢,她便搂着我的手臂。这时我才后悔答应她,因为她搂着我的手臂,我可以清楚感觉到燕琳那小巧、尚在发育而又带有弹性的乳房正顶着我的手臂。我还闻到她那香喷喷的体香呀!而我的身体某处正在起变化,我怕燕琳发现我的丑态。我看看她,幸好她已经睡了,不然被她发现便糗大了。但我的手臂整晚都接触着妹的胸部,害得我整晚都睡得不好。真是两个害人的东西啊!
第二天,我睡醒的时候燕琳仍然在熟睡,我又不能起床,因为她仍然搂着我的手臂。所以我又不能抽出我的手臂。我便唯有继续躺在床上,大约半小时后燕琳也醒了。
「哥,你醒了很久吗?你的样子很精神嘛!」燕琳看见我醒了便问道。
「我醒了大约半小时了,我起床又怕会弄醒你。所以便继续躺在床上,等你醒来心。」我微笑着说。
燕琳这才急忙松开她的手。
「哥,你待我真好啊!」妹说的时候双颊通红。她真的很可爱啊!
「只要你舒服就行了。况且你是我的妹妹嘛!」我望着她道。
「哥,谢谢你。」说完更在我的脸上吻了一下。
燕琳从小便经常黏着我,所以她对我做出一些亲密的动作我也不会觉得奇怪。
「别闹了,起床吧!我去弄早餐吧!」我边说边起床。
「你不要弄早餐啊!我来弄吧!」燕琳几乎叫起来。
「我弄的早餐有这么难吃吗?」我满面无奈的道。
之后,我便去了梳洗。梳洗好后我便发现妹已经弄好了早餐了。等等……
说了这么久好像也还没介绍我的家庭。我家共有四个人,老爸和老妈由于生意的关系经常不在家的,他们每次回家不够一星期便离开数月,但他们也会留下钱给我们。
妹妹叫何燕琳,她今年读中四,她长得很漂亮。由于老爸和老妈经常不在家的关系,所以一日三餐便由多数由妹负责,而妹更练成一手好厨艺。至于我,我叫何俊华,正在读中五,成绩平平。
吃完我也回到房里玩电脑,而洗碗这些工作妹不知怎的也抢着做。不过,妹今天究竟搞什么鬼呢?什么也抢着来干。
「哥,怎么你还没有换衣服。还在玩游戏?」正当我玩到最紧张的时候燕琳突然进来对我说。
燕琳穿了一条短袖的、及膝的红色连身裙。她穿的隆重到好像和情人去约会似的。
「换衣服?去哪里呀?」满脑子问号的我问道。
「去哪里?你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我听得出燕琳的说话带有小小火药味。
我思前想后,就是想不到今天是什么日子。我想了很久,燕琳大概也等得不耐烦吧。
「不记得就算了!」燕琳终于抑压不住她的怒火了。
「砰」的一声,门关了,燕琳也走了。我突然想起,今天是燕琳的生日啊!
我真的是一个浑蛋啊!为什么这样重要的事也会忘记的。我决定去找燕琳道歉。
我去到燕琳的房间外听到她的哭泣声和她在骂我浑蛋!我决定鼓起勇气去敲门。
门并没有即时打开,但哭泣声和骂声却停了下来。
「燕琳,对不起呀!我居然忘记了今天是你的生日。真的很对不起啊!」我在门外大声的道。
大约过了五分钟,燕琳出来了。她的双眼和鼻子都红红的,我真是个浑蛋啊!
我不但忘记了燕琳的生日,还弄哭了她。
「燕琳,你……你原谅我了吗?」我大着胆子问她。
「还没。」燕琳幽幽道。
「那……那你要怎么才原谅我呢?」
「我要什么你都要买给我,我要去哪里你都要带我去。那我就原谅你。」燕琳赌气的道。
「好吧!」我爽快的答应了,只要燕琳原谅我就可以了。
之后,我和燕琳就出去了。我们去了看电影、逛书店、吃饭。当然,这些全部都是我出钱的。燕琳的心情也变好了,我的钱包就「瘦」身成功了。算吧!燕琳开心就行了。回到家后都已经夜晚了。我洗完澡后,正想回房玩电脑。
「哥,今天我很开心啊!今天我还发你脾气,对不起啊!」
「算了吧!忘记了你的生日,是我的错,是我不好。况且发脾气不是你们女孩的权利吗?」我打趣的道。
「哥,你说我是那些爱发脾气的女孩吗?」燕琳嘟起小嘴道。
「不敢,不敢。我怎敢冒犯女王陛下呢?」我装出一副大臣看到女王的卑躬屈膝的样子。
燕琳「噗哧」的笑了出来,她在我的脸上吻了一下,之后便回房睡觉了。我站在原地呆了几秒。我回到房躺在床上,总觉得燕琳今天好像有点不同,还有那个吻有没有什么特别意思呢?想着想着便睡了。







第二章
「燕琳,你……」我本来在睡觉的,但我突然觉得我的小弟弟被一样温热的东西包着。我睁大眼想看看什么事,我一睁眼便看见燕琳在帮我口交。当我想开口说话时,燕琳却用两只手指按着我的嘴唇,示意我不要说话。
燕琳用小嘴含着、套弄着,我感觉到我的龟头抵住了燕琳的喉咙。又用舌头舔我的龟头和棒身,还不时轻轻滑过我的马眼。燕琳的喉头发出「唔唔」声,看似辛苦但又享受。看着肉棒在燕琳的小嘴进进出出我忽然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燕琳,我……我忍不住了。」
当我想射精时,突然电话响了,燕琳也消失了。原来是我发梦。谁阻着朕的美梦啊!我起床接电话,但接下的事更令我为之气结,因为那个浑蛋打错电话呀,我那时真是头顶冒烟。他妈的,打断我的好梦。
「哥,什么事令你这么躁呀?」燕琳在我身后问道,不过……她什么时候在我身后的?
「没什么,吃早餐上学吧!」总不能告诉她有个浑蛋阻着我发春梦吧!
「嗯。」
我的校园生活非常普通,稍为有兴趣的科目就尽管听听。不过,我和同学们都有一个最终目的──就是放学。
午膳时,燕琳居然来了我的课室找我去吃午餐。
「哥,一起吃午餐吧!」平时她都是和她的朋友去吃的。今天居然……这时我的其中一个朋友走了过来。
「俊华,她是谁呀?你的女朋友吗?」家宝这个三八。
「胡说,她是我妹妹来的。」其实我没有告诉过我的朋友我有妹妹的。
「你怎么没有告诉我的?」家宝很惊讶的道(当然惊讶啦,突然知道我有个妹)。
「你又没问。不好意思,今天不和你吃午餐了。」我很嚣张的道,这亦是我们开玩笑的其中一个方式。
「燕琳,不用理他。我们走吧!」
「嗯。」
说完便走了,途中我们踫到我班上的人和甚至老师。每个看见我们的人也猜我们是情侣。
「你们什么开始的?」我班上一个非常三八的人把我拦下来不怀好意的问。
「十六年前。」我会这样答是因为我和燕琳做了十六年的兄妹啊!况且我知道对这种人解释也是没用的,倒不如随便找个藉口应付他算了。
说罢便拉着燕琳走了,朝着我们的目标──麦当劳前进。
「燕琳,你怎么今天会找我一起吃午餐的?」我非常好奇的道。
「没有啦!我……我突然想到和哥……哥你读同一所中学这么久也没有和你一起吃过午餐。所以……所以,今天便找你一起吃午餐螺!」是真的吗?怎么吞吞吐吐的。
「真的?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告诉哥。」我带着怀疑的语气道。
「不是啦!我真的是想和你一起吃饭的。」好像是真的,算了吧!
我们吃东西时有说有笑,挺像一对情侣,难怪别人也猜我们是情侣。吃东西的钱当然是由我来付啦!
「哥,你看你,这么不小心。」燕琳边说边帮我擦掉沾在嘴角上的蕃茄酱。
我望着燕琳,她的面上流露出很幸福的表情。
「哥,吃……吃东西吧!盯着我的脸干……干什么?我的脸也髒了吗?」原来燕琳察觉到我望着她的啊!咦……燕琳脸红了耶!
「不!不!你的脸没髒,吃东西吧!」我连忙道。
我吃完后看看手表,差不多该回校了,便和燕琳回校了,我们用了十分钟的时间回到学校。
「燕琳,放学见吧!」
「嗯。」
上课时自然少不了被那些「校园特派记者」问这问那,我当然全数拒诸门外啦!我很辛苦才熬到放学,我立即到门口去找燕琳。我去到门口时燕琳已经到了。
「燕琳,走吧!」我真的想快些离开学校。
「哥,怎么啦?」我看到燕琳的头上有很多问号。
我边走边告诉燕琳刚才在课室的事。
「……好吗?」燕琳说的很小声,所以我只能听到最尾的二字。
「好?什么好啊?」难道燕琳是说「这不是很好吗?」不会吧!
「不,没什么。」燕琳慌张的道。
我们回到家,燕琳通常会换衣服做家务。而我则回房玩电脑,燕琳有时也会埋怨我不帮她忙的。
「哥,你就只知道玩。不能帮我忙的吗?」燕琳又埋怨了。
「好好好,我帮你忙就是了。」
说真的,我不想得罪燕琳。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深信女人是不可得罪的。把家务做完后燕琳正想去煮饭。
「燕琳,不要煮了,上街吃吧!」我不想燕琳太辛苦啊!
「不好啦!家里有菜呀!」燕琳反对的道。
「燕琳,你要做家务又要煮饭,太辛苦了。我可不想把你累坏啊!况且,你的手做得粗了会没有人要的。」没人要的话我要了你(妄想)。
「那哥你要了我眼!」燕琳红着脸低着头小声道。燕琳说真的吗?
「不要闹了。去吃饭吧!」我再不扯开话题,我怕会越说越错。但,怎么我听了会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的?
我们去到餐厅点了东西,之后的情况和午餐时差不多。我的嘴髒了,燕琳会帮我擦掉。燕琳的嘴髒了,我也会帮她擦掉。
之后,我算了算这餐晚餐要多少钱。不算还好,一算就差点爆血管了。竟然要港币二百元正。不愧是高级餐厅。
「侍应,结帐。」豁出去了。
「谢谢,一百五十元正。」那侍应拿着帐单对我道。
「等等,不是应该是二百元的吗?」我和燕琳都问号贴满脸上了。
「是这样的,我们餐厅正在推行一个叫地下情侣计划。因为,刚才我们看到你们的动作非常亲密。所以你们符合了我们餐厅的地下情侣计划的条件。而符合了条件的情侣就能得到付小五十元的优惠。」那个侍应很详细的告诉我们。
「原来是这样!」这个计划真好。
「对了,我们还替你们拍了照呢!」那个侍应说罢便拿出一张照片给我们(偷拍?)。之后,我们便走了。
「哥,那张照片可以给我吗?」燕琳用很想得到的眼神看着我。
「可以,拿去吧!」我拿着也不知放在那里,给燕琳也好。
之后,我们回到家。燕琳和我都去了洗澡(我家有两个浴室的)。我洗完澡便回房睡了。
我在床上转来转去也睡不着,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怎么我听到燕琳说「那哥你要了我眼!」时我会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的。难道,我真的喜欢自己的妹妹?我自己也不清楚啊!还有,燕琳怎么会这样说的呢?难道燕琳也……







第三章
今天又是假期。
「哥!」燕琳大声叫唤着我道。
我又要和我的THE BIG「分别」了。我立即去燕琳的房间,看看什么事。
「什么事呀?」我以9秒87的速度赶到(开玩笑)。
「哥,我有些功课不懂呀!你可以教我吗?」燕琳撒着娇道。
我作出一副深思的样子,一来,因为我的成绩一向平平,二来,燕琳现在学的东西我也曾经学过(只是我全数还给老师罢了)。要是我不懂,我岂不是糗大了?
「是什么科的功课?」还是保险些好。
「中文。」燕琳答着我道。
我心中暗暗叫好,因为中文是我最好的一科。
「没问题!」我得意洋洋的道。
我坐在燕琳的旁边指导着她。我见之后数题燕琳自己也懂怎样做,我便很无聊的坐着。突然,我看到燕琳衣内的春光。白色、款式普通的胸罩,胸罩刚刚好可以罩住燕琳尚在发育的胸部。虽不算大,但也很有看头。燕琳努力的做(功课),我努力的看。我的小弟弟又开始澎胀了,把裤裆撑起一个小帐蓬。正所谓︰夕阳无限好,都不及衣内春光好。
「哥,你的裤裆怎么胀胀的?」糟!看得太投入。居然被燕琳发现了我的丑态。
「对不起,我……我去一去洗手间。」我乱找一个藉口溜开。
我匆匆忙忙的走到洗手间,把门锁上,打算「消肿」。我拿出我的小弟弟,闭上眼幻想着。我不断的套弄着,大约数十下后就进入最后步骤了,正当我想射的时候,燕琳突然叩门,吓到我提早射了。
「哥,你没事吧?这么久,你大便吗?」燕琳用亲切的声音问我。
「没……没事,我没事。」我一边说一边擦掉精液。
我打开门便看见燕琳站在门前。
「哥,你真的没事吗?」燕琳照样很亲切的问我。
「我真的没事呀!」
「对了,你做好功课了吗?」
「做好了。」燕琳松一口气的道。
「哦?那么快?」我用疑惑我的语气问道。
「是啊!你好烦呀!」燕琳不耐烦了。
「好好好,不烦你了,我去看电视。」举白旗了(投降)。
燕琳回了房,而我则开了电视后发现没什么节目好看。所以,我决定看日本当红动画作品──THE BIG(这套动画真的很好看,未看的大大不妨买来看。绝对值得看。啊!不好意思,离题了。)刚刚看完了燕琳就出来了。
「哥,在看什么啊?」
「THE BIG,不过已经看完了。」
「哥,我……想问……问……」燕琳怎么吞吞吐吐的?
「你慢慢说吧,你想问什么呀?」
「我……我想……想问……你刚……你刚刚这样就……就是勃……勃起吗?」
燕琳又脸也红了。
「是……是啊!」燕琳这样直接,我也愣住。
「原来这就是勃……勃起!」原来?燕琳不知道的吗?
「燕琳,你不知道这就是勃起吗?」燕琳也很纯情啊!
「我……我怎么会知啊!我只是在同学口中听过,又没见过。况且,我又没上过生物课。」(燕琳是修读文科的,所以没有生物堂上。而我则是修读理科的。)
纯情得很。
「燕琳,你真的不知道吗?」我小声的问道。
燕琳并没有直接回答,但却点了点头。接着我们又沉默了一会。
「哥,你……刚刚为……为什么会……这样的?」燕琳一开口便问这么难答的问题。
「我……是我胡思乱想罢了。」总不能告诉她我看到什么吧!
「胡思乱想什么呀?」燕琳咄咄逼人的问。
「小女孩,不要这么多事。」最好的答法。
「我不小的了。哥,你到底想到什么呀?」简直是咄咄逼人嘛!
就这样,我们扰攘了好一会。之后,燕琳便去了做晚餐了。吃过晚餐后,我去了沐浴,又看了一会电视,便去睡觉了。
第二天,我一觉醒来,发现燕琳还没起床。我盥洗完后,突然想起有功课要做,便开始做功课了。但我突然又发现我的房间里没有白纸。我想起燕琳的房间有,于是我便去到燕琳的房间去找。
我入到燕琳的房间,很快便找到我要的东西。当我想离开的时候,我发现燕琳的书桌上放着一本很普通的笔记本。我直觉告诉我那本是功课或者是笔记,便拿起来看。一看之下才发现那是燕琳的日记。但我知道后更震惊,我震惊的不是那是一本日记,而是日记的内容。
我随便翻开一页来看,我看到那一页的内容大致如此︰
************************************
2003年5月21日,晴。
之前,我还不清楚我是不是真的喜欢哥。我今天终于都知道了。我真的很喜欢哥哥。今天小息时,我的朋友小玲走过来对我说︰「燕琳,你哥出事了。」当时我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突然很痛。我感觉到我的心一直往下沉。
我不顾一切的立即沖出班房去找哥,之后我在操场找到哥,哥完好无缺的打着球。我这才知道是小玲骗我的。但也要谢谢小玲,因为她我才知道我真的很喜欢哥。
我对哥的感情已经超越了兄妹之情;爱情。
我情不自禁的写了很多情信,但每当我写好后我都因为不知道怎样给哥而没有交给哥。我现在把那些情信放在一个盒子里把它们储起来。
但……他是我的哥啊!爱上自己的哥哥到底没有没有错?我的内心很矛盾啊!
我又不敢向哥说。若果被别人知道了的话,别人会是什么反应?哥又会怎样看我呢?我真的很乱呀!
莫非……我是个变态女孩?
燕琳。
************************************
原来燕琳真的是喜欢我,难怪我总觉得燕琳对我好像对着情人似的。但……
我喜欢燕琳吗?本来我并不肯定的,现在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很喜欢燕琳,我非常的喜欢燕琳,我非常喜欢我的妹妹。
我翻到之后的页数也有向我的表白。我正看得出神的时候,我突然听到燕琳的声音。
「哥,你怎么会在这里的?」燕琳睡眼惺忪的问我。
SHIT!GOD DAMN IT!







第四章
「燕琳,你……你醒了吗?」我试着叉开话题。
「嗯,你怎么会在这里的?」不能成功叉开话题啊!
「我……我,我来拿白纸的。」我边说边快速的把日记放下。
「哥,你拿着我的日记干什么?」我始终逃不过燕琳的法眼。
「我……我只是好奇拿来看,我没有……我没想到这是你的日记。我没有看过里面的内容啊!真的,你信我吧!你信我吧!」我努力的「解释」着。
「我只是问你拿着我的日记干什么,又不是问你有没有看过。」糟了,一时心慌揪了自己的后脚。
「那么说,即是哥你看过了啦?」燕琳少许激动也没有,反而很平静的问我。
我无言的点着头。我个人不喜欢说谎的,况且我想说谎也不能啦!被燕琳逮个正着。
房内弥漫着一阵沉默。我们两人静静的坐着,也许五分钟、也许十分钟,我们也不知道就这样坐着坐了多久。其间,我在想以后要怎样面对燕琳。
「哥,你已经知道了吧?」终于有人打破沉默了。
「知道?知道什么?」是指日记的内容吗?我试探着问道。
「哥,你好讨厌啊!明知故问。」燕琳的声量很小,不过我仍然听得到。
「我真的不知道啊!」我继续装蒜。
「日……日记的内……内容啦!」燕琳说的时候脸也红了。
「是啊!」我边说边点头。
之后,又是一片沉默。
「燕琳,其实……其实我……我也很喜……喜欢你的。」我豁出去了。
燕琳听了后呆呆的望着我,望了好一会才开口说话。
「哥,你是说真的吗?我是不是在做梦?哥,你不要骗我啊!」燕琳眼里含着泪道。
「我是说真的,我……我……我爱你!」这句话还真难说出口啊!
「哥!」燕琳叫了我一声便向我扑过来紧紧的拥抱着我。没有任何说话、没有任何动作、没有任何邪念,只是纯粹深情的拥抱。藉着这个拥抱我们可以感觉到对方的情意。我感觉到燕琳在我的胸怀内又笑又哭。
笑──是因为开心,哭──是因为激动。
突然,我有一种想和燕琳接吻的沖动。
我抬起燕琳的头吻了下去,燕琳先是错愕。但,燕琳很快便生疏地和我接吻。
但我们也是第一次接吻,所以我们只是嘴唇贴着嘴唇。
我突然想到电影里男女主角接吻时,会把舌头送到对方的嘴里的。我学着他们那样把舌头送到燕琳的嘴里挑逗着燕琳的舌头,燕琳也学着我把舌头伸过来挑逗着我的舌头。我们的舌头互相纠缠着,我亦尽情的吸吮着燕琳的律液。燕琳喉咙间还不时发出「唔唔」声。
我的手也开始向下摸,当我的手停在燕琳的胸部时,燕琳突然推开我。
「哥,对不起!我……我还没有準备好,对不起。」
「不,没关系。不用说对不起,是我太心急了。」我带点失望的道。
「哥,我……我先去洗脸刷牙啊!」燕琳大概是不好意思吧!
「嗯!」我也只能这样回应了。
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不来个霸王硬上弓,索性把燕琳按在床上强奸了她不是很好吗?但各位亲爱的读者,一来我不会对心爱的人这样做的。二来,我从来不赞成对女性使用暴力的。
之后,我也回到自己的房间了。既然已经拿了白纸,便回房做功课吧。做完功课后,我也是在房里玩电脑。除了上洗手间外,我也不怎么离开过房间。因为,我怕看到燕琳,我不知道能和她说什么,我不知道她会怎么看我。我怕我们不能像以前那样有说有笑的生活,我怕以前那种融洽的生活会离我而去,我更害怕我和燕琳的关系和兄妹的感情会毁在我手里。
但是,人始终是要面对现实的。
「叩、叩」两声之后,燕琳便推门进来了,我也把游戏停了下来。那一剎时的心情,就好像犯人在等候审判结果宣出来时那样。
「哥,我可以进来吗?」燕琳的语气很平静啊!
「可以,进来吧!」我装作冷静的道。
燕琳进来后,站在我身边,她站了一会也没开口说话,好像在想要对我说什么似的,但欲语还休。
「燕琳,刚才我只是一时……我不是这样的人来的。」我见她不说话,于是我便先开口。
「哥,我知道。但,我真的还没有準备好啊!」还好燕琳明白我。
「那……你什么时候会準备好呀?」我调侃她道。
「哥,你……你好讨厌啊!就只知道欺负人。」燕琳「腾」的一声面又红了,还边说边用手捶着我的胸口。
「哎呀!燕琳,你想打死我吗?」我捉着燕琳的手说道。
「打死你就打死你啊!谁叫你欺负我。」
「你好狠心啊!」
刚才我还在担心的问题也已经在这愉快的嬉笑中消失了。
「燕琳,刚才那个吻是你的初吻吗?」我突然想到这件事,不过我这样问也是多此一问,燕琳的初吻一定是我的。
「可以算是,也可以算不是。」我听了后头上即时出现三个问号。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怎会可以算是,也可以算不是?」一头雾水。
「哥,其实刚才那个吻之前,我已经接过吻了。」燕琳脸红。
「是那个混蛋?我要去砍掉他,竟敢抢去燕琳的初吻?」刀在哪里?
「那个是你啊!哥。」什么跟什么呀?我的思绪这时真是像雾又像花呀!燕琳看见我头上的问号便继续解释。
「其实是这样的,前天我去到你的房间打算叫你起床的。但,我见到你熟睡的样子,我便跪在地上看着你熟睡的样子。当我看到你的嘴唇半张半合的,我一时情……情不自禁的吻了下去,但只是轻轻踫到你的嘴唇。没有像刚才那样,连舌头也伸过来。」
「噢!原来如此。」我头上的三个问号变成了一个灯泡。
「傻妹,早点说嘛!把我吓个半死啊!」
「那样羞人的事怎会无缘无故的跟你说啊!」燕琳羞沥道。
「燕琳,你真是傻啊!」我搂着燕琳说道。
我们一直相拥着,直到我又想到一件事,是一件比初吻更重要的事。
「燕琳?」我轻呼了燕琳的名字一下。
「唔?」
「燕琳,你到底什么时候会準备好啊?」色狼本色。哗!不要打死我呀!我还要和你(燕琳)干那回事的。







第五章
「铃……」午膳的钟声终于响起了,简直是期待已久啊!今天燕琳没空陪我一起吃午饭,我的朋友又不知到哪里去了,我唯有一个人吃吧!但……吃什么呢?
算了,在学校吃吧!我去到饭堂看见很有多人正在排队买饭。唉!唯有迟些才买吧!我走到操场坐在一角看其他人打篮球,正当我看得出神之际。突然一把女声在耳边响起。
「何俊华,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没有出去吃饭吗?」一把女声很温柔的道。
女声的主人是和我同班的,她叫黄雪玲。眼楮大大、长头发、樱桃小嘴、适中的身材(比燕琳好少许),基本上都是一个美人胚子。但,我和她就是不太熟络。平时也没有和她谈天,今次是头一回。
「没有啊!怎么你也不出去吃饭的?」反正一个人这么闷,就和她聊聊吧!
「是啊!我要帮老师忙,所以便留在学校喑!但,刚才看见饭堂这么多人,打算迟一点才吃。」
如果她不太熟络的话,就会被她的样子所骗,因为她给人感觉是很斯文。不过和她熟络了之后就会发现你被她的外表骗了。
和她谈了一会,发现原来我和她也很谈得来,大家都有很多共同的喜好,我们还交换了电话号码。我往饭堂方向看一看,人少了。
「何俊华,人少了。咱们去吃饭吧!」
「不用这么见外,叫我俊华就行了。走吧!」开始熟络了。
饭后她因为还有事要忙,所以走了。幸好过了一会我的朋友也回来了,我不用一个人呆坐。
「你们好啊!居然丢下我自己出去吃饭。」我跟他们开玩笑道。
「喂!你这样说就不对了。你最近都丢下我们和你妹妹出去二人世界啦!你不能怪我们呀!」家宝对我说。
「当然啦!他妹妹这么漂亮。是男的见到也会心动啦!」洋平附和着道。
大家是否觉得洋平这个名字很熟呢?没错,你猜对了。洋平即是水户洋平,水户洋平即是漫画男儿当入樽(台湾译作︰灌篮高手)里樱木花道的其中一个朋友。
他(我朋友)真名是张忠祥。我们叫他作洋平是因为他的人格很像水户洋平,举个例说他虽然经常拿我和燕琳一同出外吃午餐的事作笑柄,但当我真的需要帮助时他却义无反顾的站出来帮我。所以我们才会叫他作洋平,他也没有反对。
「好了,好了!不要说了。都不关他妹事,不要把他的妹妹也拖下水吧!」
志豪说了句人话。
「差不多要排队了,不要说了。走吧!」我说。
上到课室的时候,老师说要调位。我居然坐在黄雪玲的旁边,我们一直有说有笑。我们已经变得非常熟络,更拿了对方的电话号码。从未发觉上学原来是这么好的。
放学后,我回到家时,燕琳已经开始做晚饭了。
「哥,你回来啦!我在做饭了,你先去洗澡吧!」燕琳像妻子般对我道。
「嗯。」我应了一下,便去洗澡了。
我洗完澡,便看见燕琳做好饭坐在沙发上。但当我走近时,便看见燕琳的杏目里有一团火。
「发生什么事呀?」我心想。
「燕琳,怎么啦?为什么一副不悦的样子。哥很担心你的。」不理什么事也好,先哄了燕琳再说。
「刚刚你洗澡的时候,有一个女孩打电话来找你啊!还叫你作俊华。她到底是谁啊?」燕琳的话声里带有醋意耶!
「女孩子?我也不知道是谁啊!」燕琳却用一副不相信的表情看着我。
「真的。我真的不知道是谁。」
「真的?」燕琳继续质问我。
「我对天发誓,如果我骗你的话。我这辈子也……」我还没说完,燕琳便用两只手指按着我的嘴不让我说下去。
「哥,我信你。不要乱发誓啊!要是誓言真的灵验了,我会很难过的。」燕琳突然像只小猫般温柔。
「我还没说完啊!我是想说︰如果我骗你的话,我这辈子也是你的丈夫。」
我继续逗燕琳道。燕琳听了后「噗哧」的笑了起来。我把燕琳拥在怀内。
「哥,你说的是真的吗?」燕琳突然问我这条问题。
「当然是真的!」我继续哄她。
「哥,我是认真的。你和我怎样结婚?」燕琳很正色的问道。
「我……我……」我支吾以对,因为我也不知道。
「算了吧!哥,这也不是一条简单的问题,你答不到我也不会怪你。因为我们是兄妹。」燕琳的声音中,我听得出带有一点朋惨之意。
这时,我很恨我自己。我恨自己的无能。自从和燕琳表白了后,便只是想着和燕琳做爱。从没想到怎样和燕琳结婚。
「哥,不要太怪责自己。」燕琳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
「燕琳,对不起。」说罢便把燕琳抱得更紧,燕琳也紧紧拥抱着我,感受彼此的爱。
这时电话突然响起,我拿起听筒接了。
「喂!找谁啊?」我很礼貌的道。
「喂!俊华吗?是我啊!」我听到一把非常熟悉的声音,但我却不知道这把声音的主人是谁。
「你是?」我问道。
「我是小玲啊!我刚才打来的时候,你正在洗澡。」原来是黄雪玲。
「噢!原来刚才打来的是你。怎么啦?找我有什么事?」迷团终于解开了。
「我有些功课想问你。」真是一个好学生。
说完后,燕琳立即问我是谁。我把所有事告诉燕琳,包括今天和小玲一起吃饭的事。
「原来是这样,我刚才还乱呷醋。对不起啊!哥。」
「傻妹,这样的小事不用道歉吧!」说完更在燕琳的嘴上亲了一下。
「哥,你很坏。」燕琳的脸又红起来了,说完更跑了开去。燕琳这小妮子真的纯情得很啊!
我紧追着燕琳,她打算回去自己的房间。我加快速度追上去,终于被我捉到了。
「燕琳!」我搂着她叫她。
我没等燕琳开口说话,便和她来了一个法式湿吻。燕琳初时还有少少挣扎,但吻了一会便没有了。我们吻了一会,我便离开了燕琳的嘴。
「燕琳,今晚来我房一起睡吧,好吗?」大家明白我的意思吧!要给燕琳一些时间作好準备,不然就会好像上次那样了。
燕琳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她想了一会。她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燕琳最后点头答应了。
「好了,吃饭吧!」我满心欢喜的道。
吃完饭,我帮燕琳收拾了碗筷。而燕琳则没有什么说话,可能是紧张今晚吧!
但我也不急于上床睡。
「燕琳,不如去睡觉吧!」和燕琳多看了一会电视,我便和燕琳说。
我先去刷牙,刷完后我便叫燕琳去刷,而我则回房等候。
我回到房里,躺在床上等待燕琳的来临。
不一会,燕琳便来了。







第六章
燕琳进来了,燕琳终于进来了。嘻嘻,我期待的日子终于来临了。我脱离处男的日子终于来临了。开玩笑的,我又怎么会把燕琳当作泄欲器呢?但是,今晚我和燕琳都是第一次做爱。燕琳慢慢的走过来,睡在我的床上。
「燕琳,你知道为什么我今晚叫你来我房一起睡吗?」我问道。
「我……我怎么会知道啊!」燕琳害羞的道,令房内有些少紧张感。其实燕琳是知道的,不过女人就是口不对心的生物。
「因为,现在都已经第六章了。再没有做爱的情节,我怕各位读者大大会把我宰了。」燕琳听了后便笑了出来,即时舒缓了紧张的气氛。
「其实,我之所以叫你进来,是因为我爱你。因为做爱是要和自己爱的人做才有意思。」我一本正经的道。
「色鬼!」燕琳笑骂道。
「燕琳,我要来了。你準备好了吗?」我直接的道。
燕琳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我吻着燕琳,手却在抚摸她的小蛮腰。我嘴转移到燕琳的粉颈,当我吻着她时,燕琳露出一副很舒服、很享受的样子。接着,我开始脱掉燕琳的衣服。很快,燕琳便光脱脱了。
燕琳害羞的低着头,用双手掩盖着重要部位。不知为什么,我非常喜欢看见这样子的燕琳。
「哥,别这样子看着人家啦!」
「好吧!燕琳,你把双手放开吧!」
燕琳照我的说话,把手放开了。我看见的是她那对尚在发育的乳房、缨红的两点、稀疏的阴毛,但我反而喜欢这样。我觉得若果一个女性的阴毛太多的话,会颇为藓嘤。(特此声明,这只是我的个人喜好而已。绝无什么特别意思。而且小弟并不是不能接受。)我舔着燕琳的乳头,但我未开始燕琳的乳头也已经因紧张而硬了起来。
「哥,好痒呀!不……不要舔吧!」燕琳娇嗲道。
我没有理会燕琳的说话,我左手抚摸燕琳的另一边的乳房。我伸出手指轻轻的夹她的乳头。
「唔……唔……」燕琳好像不想呻吟出来似的,既小声又三缄其口。
「燕琳,不要忍了。呻吟出声来吧!」我说道。
「不,不要。很羞的。」真纯情。
「傻妹,怎么会羞呢?你不出声就是不尊重你的伴侣了(!?)。」歪理一堆。
「真的?」燕琳问道。
「你真的信吗?」我问道。
「不信。」燕琳决断道。
「那算吧!」我道。
但,燕琳还是出声了。
我转移目标,将嘴往燕琳的下体凑去。我看见那柔弱稀松的阴毛卷卷的分旁在山丘上,一道嫩红色的沟缝裂开在两片大阴唇中间,稀沥沥的挂着一些明亮的液体。
我将舌头伸去舔了一舔,觉得咸咸的。
「哥,不要舔啦!那……那里很髒的。」燕琳想伸手推开我的头。
「不,一点都不髒。还很香啊!」我捉着燕琳的手道。我的舌头进了一半便遇到一层薄薄的障碍物,我知道那是燕琳的处女膜。我怕一不小心把燕琳的处女膜弄破,所以我把舌头退出来挑逗燕琳的豆豆。
「啊……唔……哥……不……不要舔……那里很……很痒!」未几,燕琳的高潮便来了。我感觉到一股液体沖进我的口里,一股中带腥的液体。
「哥,不要吞下去啊!」但已经迟了,因为我已经将那股液体吞下去了。
「哥,你为什么要吞下去呢?很髒的。」燕琳脸红着道。
「傻妹,哪里髒呢?只要是燕琳你的东西,哥都喜欢。」我微笑着道。
「哥!」燕琳眼泛泪光了。
「燕琳,你真是个泪人儿来的。」我道。
「燕琳,你先躺下来吧!这次我真的要来了。」我边说边脱衣服道。
「好大啊!」燕琳看到我的分身之后不禁惊滤道。
「燕琳準备好了吗?」我再问道。
「哥,你可以轻一点吗?我怕痛啊!」燕琳很惹人怜爱的道。
「我会的了。」我得到她的允许后,便提枪进攻了。
「燕琳,忍一忍痛吧!」说完便一插到底。
燕琳「啊」的一大声叫了出来,指甲紧紧的抓着我的背脊。眼泪如豆大般流下,而下体的一阵阵落红则染红了被褥。
「燕琳,对不起啊!很痛吗?但,刚才若不是一次就弄破你的处女膜,而是慢慢来的话,你会更痛啊!」我一动也不动,搂着她说。
「哥,没关系!我知道你是为我好的。」燕琳呜咽着道。
我低下头吻着燕琳,我和燕琳的舌头互相纠缠着,我吸吮着燕琳的舌头。突然,我的下唇被燕琳咬了一下。
「燕琳,你干什么啊?很痛啊!」燕琳虽然不是很用力,但也很痛。
「哥,你刚才弄痛了我。现在,我也弄痛你。算是扯平吧!」燕琳诡异的笑道。
「燕琳,你好狠啊!」我笑着道。
「是啊!我是女孩嘛!」燕琳开始耍赖了。
「是,对不起!是我不对,你就原谅我吧!」我贴服的道。
「燕琳,你还痛吗?」我关切的问她。
「不,没那么痛了。」
「那,我来了。」
燕琳的阴道很紧,我慢慢抽插着。我每次插入的时候,燕琳的阴道都想把我的肉棒挤出。
「啊……呀……哥……你……你可以……大……大力一点!」
我如机械人获得指令般,开始大力的进攻。
「啊……啊……呀……哥……好舒……舒服呀……唔……唔……啊……再……再大力……大力一点……呀……啊……燕……燕琳好……好爽啊……爽……爽死了……哥……哥……我……我不行了!」
「燕琳,我……我也不行了。」
我和燕琳在同一时间到达了高潮。事后,我和搂着燕琳躺在床上。
「哥,对不起啊。我刚才尿在你身上。」燕琳突然道。
「什么尿……」话未说完,我已明白燕琳说的「尿」是什么了。
「哈哈哈,傻妹,搞了半天原来你还不知道那是什么。」
「什么嘛?」燕琳不解的望着我。
「那些不是尿来的。那是……该怎么说呢?对了,就好像男性到达高潮时射精一样,而刚刚那些是叫爱液。」我像个博士似的解说道。
「哥,若果我刚才说痛你就会罢手不继续吗?」燕琳突然问我道。
我当场愕住了,因为燕琳的话也不无道理。其实,你这样问她。她为免令你失望当然会答你不痛。我们男性一到了这种时候,大多只会顾着自己快活,也没考虑伴侣的感受是否真的如她的答案一样,还是口不对心。
「燕琳,你为何突然这样问的?」我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想各位读者大大明白这点罢了。」大家明白了吧!(这是说笑的,各位大大早已明白这点了的吧!)
糟了,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燕琳,我刚才好像在你的体内射了出来。」
「啊!那怎么辨啊!哥,你快想想办法吧!」燕琳一边摇我的手一边大叫了起来。
「你让我想想。对了,快去厕所把精液洗掉。」我边说边把燕琳抱起来,往厕所方向奔去。
「啊!等等,哥。」我闻言后便立即停下来了。
「燕琳,怎么了?不能等了,迟了的话便比拉登还恐怖啊!」我心急的道。
「我刚刚想起了,我今天是安全期啊!」我正想再起步的时候,燕琳便这样说了。
「燕琳你说真的吗?」我咬着牙道。
「嗯!」燕琳不好意思的对我笑道,更走了开去。
「燕琳,你别跑啊!给我站住啊!喂!看我怎样修理你。」我大叫道。
我们两个就这样在家里上演了一幕光脱脱的追逐战了。







第七章
昨晚我和燕琳终于发展了更进一步的关系了。
「燕琳,你昨晚才破处,下面还很痛吧!不如不要上学了,留在家里休息一下吧!」
「哥,我没事啊!」嘴说没事,但她的行动已经出卖了她。走路一拐一拐的。
她屡劝不听,眼见又没什么时间。我们就这样出门了。路上有很多人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们,我并没有理会那些目光,我们就这样回到学校了。
今天虽然要上学,但却不是平凡的一天。
「各位同学,今天我们会做一个实验,来测试硫酸的特性。你们自己分组,两个人一组。」化学老师解说着。
「我们先把水加进硫酸里,把硫酸稀释。记着,是一份硫酸三份水。接着,就是要把硫酸烧热。出来拿烧杯和钳吧!」
眼看我的朋友已经分好组,而和我熟稔只剩下黄雪玲。
「俊华,不如我们两个一组吧!」黄雪玲走过来对我说道。
「好吧!」我答应道。
「那我出去拿东西吧!」黄雪玲说罢出去了。
「你这臭小子,又重色轻友。」洋平走过来对我悄悄的道。
「怎么了?你羡慕还是妒忌?况且是你们先丢下我。」我说笑道。
「其实,我们是在给你制造机会。」洋平笑着道。
「你们两个在谈什么呀?」黄雪玲已经拿完东西回来了。
「没什么!我们在讨论当年张德培怎样打败朗拿度。」洋平临走前还要胡说八道。
「张德培?朗拿度?什么跟什么嘛?」黄雪玲问道。
「不要听他胡说八道。」我道。
「快开始做实验吧!」黄雪玲道。
我们照着老师的指示,本来一切都顺利的。但因为,烧得太久,烧杯突然「砰」的一声爆了,杯内的硫酸溅了出来。我拦腰搂着黄雪玲免得她受伤,而我同时也向后退。之后,我想问黄雪玲有没有事,就发现黄雪玲用一种崇拜中又带有另一种我不敢想像的感情的眼神看着我。她虽然没事,不过,我的手臂就挂了。
幸好硫酸已经稀释了,立即用清水沖洗就没事了。不过黄雪玲和老师都不放心,一定要我去医疗室检查一下。于是我就屈服于老师的强权下,唯有去一趟吧!而黄雪玲就请缨陪我去。
「我没事。」黄雪玲问我道。
「你真的没事吗?」黄雪玲用非常关心的语气问道。
「我会有什么事,你肯定不知道我另一个名字是什么。」我道。
「什么另一个名字?」黄雪玲问我道。
「我的另一个名字就是──打不死小神童。」这算是什么名字,这根本就是绰号。
「哈哈哈,打不死小神童。亏你想得出。」黄雪玲大笑着道。
说着说着,我们已经到了医疗室。进去后,立即就闻到一阵药水味。之后,就听到一把女声问我们有什么事,黄雪玲把我的情况告诉了那人。不久,我们就看见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样貌平平,但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
「坐在床上吧!我替你检查一下。」那医疗室的老师用慈祥的语气对我道。
之后,更把屏风拉上。
不知为什么,我听到她的语气后,心里突然觉得很温暖。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可能是我的父母长期不在家,所以那老师用慈祥的语气对我说话,便觉得很温暖吧!
「好了!你没什么大碍的。幸好硫酸用水稀释了,不然就麻烦了。但是,谨记下次做实验时要小心些。」那老师道。
「谢谢……对了,老师我应该怎样称呼你呢?」我好像还不知道她叫名字。
「我姓丘名洁怡,你叫我丘老师就行了。」她微笑着道。
「谢谢丘老师。」我道。
「出面那位是你的女朋友吗?」丘老师悄悄的问道。
「不,不是。」我连忙解释道。
之后,老师什么也没有再说。只是笑了数下便把屏风拉开了,老师一把拉开屏风我就看见黄雪玲再次用关切的眼神看着我,但我总觉得她看着我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俊华,老师怎……」黄雪玲的话未说完便停住了。
「怎么了?」我见她一面惊慌的表情,便问她道。
「好……好像有东西高速的向这边沖过来啊!」黄雪玲边说边指着门口的方向道。
我回头一看,看见有一阵白烟和一个人影。而那个人影正高速的向这边沖过来。
我下意识的向后退,谁知一不小心被自己的脚绊倒了。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妈的今天怎么了?真倒楣。我重新站起来时,那个人影已经沖到来了。我一看之下,差点就晕了。
各位猜到是谁吗?没错她就是我的宝贝妹妹──燕琳。
原来她跑得这么快的吗?会出烟的(满头大冷汗)。今天我又发现了一件事,就是不能激怒她,因为不够她跑的快。
「哥,你没事吗?你那里受伤了?」燕琳连珠炮发般问我道。
「燕琳?你怎么在这里的?」我惊讶的道。
「我听我的朋友说看见你进来医疗室了。你还没答我啊!你没事吗?」燕琳噘起小嘴道。她这个样子真的很可爱,若现在这里没人的话我真的会亲她一下啊!
「我没事,我又不是死了。不用这么紧张吧!」我说笑道。
「不要乱说话啦!」燕琳道。
燕琳这时才发现我的身边多了两个人。当燕琳看到黄雪玲时,突然用一种敌意的目光看着黄雪玲。她不会把黄雪玲当作情敌吧!我隐约嗅到火药味。
「她是黄雪玲,是我的朋友。昨天打电话来的那个呀!」我连忙解释,免得待会爆发大战。
「玲姐,你好。」燕琳一边和黄雪玲打招呼一边仍是用敌意目光看着黄雪玲。
「你好。」黄雪玲回应燕琳道。
燕琳怎么不敌意的对着老师?我也不知道呀!可能是燕琳觉得我身边和我年龄相近的女性都可能是情敌吧!黄雪玲被燕琳盯着好不自在,我立即助她解围。
「燕琳,你不要这样看着人家吧!」我边说边拉开了燕琳。
「三角关系吗?」久久不作声的老师突然说了这样的玩笑。本来我是没什么所谓的,但现在有燕琳在场,再加上现在这个时势。只会令燕琳误会。
果然,不出我所料。燕琳误会了。燕琳跑了开去。老师,我给你累死了。
「对不起,阿玲,我先去哄回我那个刁蛮妹妹。」说罢,我便追上去了。







第八章
「燕琳,燕琳!你听我说。」我追着燕琳道。还好现在要上课,否则一定会吸引了其他人的注视。还好她没有用跑的,不然我一定追不到她。
「还有什么好说的。你回去陪你的黄雪玲吧!」燕琳冷冷的道。
「不,燕琳,你听我说。刚才,老师只是说笑。不是真的。」
「鬼才信你的话!」燕琳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知现在我说什么话她也听不入耳的,所以我决定迟些再跟她解释。之后,我想起我叫了黄雪玲在医疗室等的,我便返回医疗室那里。我回到去后果见黄雪玲仍坐在那里,更和老师閑聊(不用回去上课吗?)。
「怎么了?追到吗?」黄雪玲看见我便问道。
「追到,但她不听我的解释。」
「是吗?」
「嗯!」
「你和你妹妹像一对情侣,多于像兄妹呢!」老师插嘴道。
而黄雪玲则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我。她不会是把老师的话当真吧!
「她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很紧张我这个哥哥的。」我乱编了一个谎话道。
我感觉到黄雪玲松了一口气。
「莫非,你妹妹有恋兄情结?」怎么这个老师的说话总是这么咄咄逼人的?
我又感觉到黄雪玲又再次紧张起来。
「何止,做哥哥的也有恋妹情结呢!」我心里这么想。
「不要说笑了。」必须要制止老师,否则只越弄越大。我再次感觉到黄雪玲松了一口气。
「好了,好了。不玩了,快回去上课吧!」老师笑着说。
「嗯!那么我们走了。SEE YOU!」我道。
「若果有什么烦恼的话便来找我吧!」临走时老师悄悄的对我道。
「你打算怎样和你妹妹解释啊?」我们离开医疗室返回课室的途中,黄雪玲突然问我。
「唔……我也不知道呀!」我掴弒的道。
「是吗?」黄雪玲小声的道。
我们边说边走,不知不觉已经回到课室了。老师虽然仍在课室,但实验做完的话他会让我们聊天的。
「喂!俊华、雪玲,我们下星期就要开始考为期两个星期的毕业试了,考完后不如去宿营吧!他们都赞成了。」我们一回到课室,洋平便跟我们说。而「他们」当然是指我另外的朋友啦!
「好啊!以后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一班朋友聚在一起玩了。我一定去,预我的份。」黄雪玲立即就答应了。
「俊华,你呢?你去不去呀?」洋平继续问我。
「我要回家考虑一下,我明天答覆你吧!」我答道。
「啊!对了,差点忘了。你现在已经是有老婆的了。对对对,你今晚回去问问嫂子给不给你去吧!」洋平指的老婆当然是燕琳啦!
若果是以前的话,我听了他这样说我一定会握着拳头假装很愤怒。但今次我没有这样做。
「不……不要胡说八道。」可能是我心虚吧!
「好好好,不玩了。总之,你明天答覆我吧!」洋平正经的道。
「谁是你的老婆啊?」黄雪玲听到我和洋平的对话后问道。
「当然是他的妹妹啦!」洋平插嘴道。
「我说过不要胡说八道。你若再胡说,当心出课室门口时是横着的。」我说笑道。
「噢!我好害怕啊!」说完便走了,我趁他走时向他的屁股小力的踢了一脚,他却夸张的大叫,大声到连全班也一起看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洋平才知道自己的失仪。
我和黄雪玲看到也笑了起来。黄雪玲笑的时候也颇好看的,浅浅的梨涡。我望着她,不知不觉的便被她吸引着了。
「洋平刚才为什么说你妹妹是你的老婆的?」黄雪玲突然问道。
「不,他只是说笑。因为早阵子我经常和我妹妹出去吃午餐,所以他们便说我和我妹妹在谈恋爱。」我和黄雪玲坐下来对她解释道。
「但你们真的很像一对情侣啊!」黄雪玲听了后道。
黄雪玲说的时候身子弯下,我清清楚楚看见她衣内的春光。白色的胸罩包裹着大概是33D的乳房。
「喂!你有没有听我说的。」正当我看得出神之际黄雪玲直起身子问我道。
「当然有啦!」我道。
「其实,我们真的是一对情侣来的。」我对黄雪玲耳语。
黄雪玲的反应是立时倒抽一口凉气、瞪大眼楮。但是,我一看便看穿了她是假装的。我也料到她会有这样的表情的了。
「我才不相信你。不和你谈了,我要问清楚洋平宿营的细节。」说完就走了开去。唉!为什么我说真话的时候总是没有人相信的。
铃!铃!铃!学校的火警钟突然响起,接着我们便听到广播宣。
「各位同学,请注意。学校的第二实验室发生了严重的火警,请各位老师有秩序的疏散各同学到安全地方。」
「不知道为什么会起火呢?」洋平在疏散途中说道。
「我怎么会知道!可能有个傻仔不小心把浓硫酸和氯化钾斟在一起吧!」我乱说道。
「浓硫酸?氯化钾?斟在一起又会怎样呀?」洋平问道。
「你有没有上课的?这两样化学品倒在一起是会爆炸的。」我解释道。
「你怎么知道?」洋平问我道。
「因为我有上课限!」我没好气的道。
「不,我不是说这样。我是说你怎么知道有个傻仔不小心把浓硫酸和氯化钾斟在一起。」洋平问道。
「我乱说的。」我开始不想理洋平了。
不久,我们在老师的带领下疏散到了操场。没多久,全校各班亦到齐了。但就是只剩下4A班的女生,而男生则到齐了。
等等……4A不就是燕琳那班?我问了4A的其中一个男生,他告诉我原来他们上的是体育课(男生和女生分开更换运动服),他们换好衣服时就刚刚起火。
所以,女生还在班房内。
等多了三分钟,燕琳她们仍未下来。这时我听到两个老师的对话。
「听说4A班的班房门口被跌下来的瓦砾阻着,走不了。」老师A说。
「那怎办呀?」老师B说。
我听到这里开始急了,消防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到。突然我闪一个念头,就是我自己去救她。
「俊华,你要去那里?」我正想离开队伍之际洋平突然问我道。
「我要去救燕琳。她的班房门口被阻,出不了来。」我心急的道。
「我和你一起去。」洋平一脸义气的道。
「你们要去那里呀?」黄雪玲问道。
「我要去救我妹妹。」
说完我便头也不回的走了,我们亦没理会老师的阻挠。
「喂!洋平,拿个灭火筒吧!」
我和洋平各自拿了灭火筒后便一口气沖到燕琳,途中我们看见楼梯被火焰挡着。我和洋平用灭火筒对着火焰喷射,不一会便被我们扑灭了。我们到了燕琳的课室,我们看见门口被很多跌下来的瓦砾挡着。若果要搬开它们,恐怕燕琳她们已经烧死了。
我透过窗户看看班房里的情况,燕琳她们都躲在课室的一角。
「哥,救我呀!」燕琳看见我来了,便立即过来这时候我急得整个人都乱了,哪还想到什么办法。
「喂!俊华,用灭火答打破窗户啊!」就在我焦躁的时候洋平突然对的说。
洋平说罢,手起筒落。「乒乓」一声,窗户应声破裂。班房内的人纷纷从窗户逃出来,燕琳是最后一个逃的人。
「哥,人家刚才很害怕啊!害怕以后都不能再见你了。」燕琳一逃出来就拥抱着我、哭着说。
「好了,好了,没事了。」我抚着她的头安慰她道,但她仍然在我怀里啜泣。
「喂!你们先不要调情吧!火快烧到来了。走吧!」洋平这时插嘴道。
我拖着燕琳的手开始逃离火场,但这时燕琳的一句说话就揭露了我们的禁忌关系。
「哥,洋平他刚才怎么会说我们知道我们调情的?他怎么知道我们是情侣的?」
燕琳慌张的边走边说道。
「燕琳,你说什么?」洋平惊讶的停下来问道。
「逃出了火场再说吧!」我道。
这下糟了,燕琳居然自揭我们的关系。







第九章
我们终于逃出了火场,而消防员亦刚刚来到,洋平亦继续套我们的口风。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洋平问道。
我眼见已经不能再隐瞒了,我便和燕琳把洋平拉到一角,原原本本的告诉洋平。
「我也知道你会看不起我的了。」我叹道。
「对,我是看不起你。我看不起你为什么这么迟才告诉我,你不当我是朋友吗?」洋平这臭小子。
「我早就觉得你们有点古怪的了,你们一点都不像兄妹。嘿嘿,我的直觉对了。」洋平续道。
「洋平哥,你不要告诉别人啊!我求求你。」燕琳开口恳求道。
「嘿嘿,要我不告诉别人也行,你和我开心一下吧!那我就不告诉别人。」
洋平面带淫邪的道。
燕琳听了后吓得面也青了,我也想挥拳打向他。
「哈哈哈,放你一百二十个心啦!我一定不会告诉别人的。」洋平突然大笑道。
「我就知道你是在耍我。」我箍着他的颈道。
「喂,透不到气啊!」洋平装作很辛苦道,而燕琳则在旁边笑看我们。
「你们没事吗?」黄雪玲走过问我们。
「没事。」我答道。
答完后随即想到燕琳这醋坛子还在旁边,我立即面也青了。我望望燕琳,她向黄雪玲射出敌意的目光。我再望望洋平,洋平低声的问了一句︰「怎么了?」
(洋平不知道医疗室的事。)
「你好,我叫黄雪玲。你是俊华的妹妹吧?」黄雪玲出于好意的自我介绍。
「对,我就是。我叫何燕琳。」燕琳表面上很礼貌的道。
「啊!对了,燕琳你们刚才为什么不把窗户打破逃出来?」我挡在燕琳面前,为的就是避免她们再有眼神接触。
「刚才我们一班女孩看见这样的情况,所有人都吓得慌了。那还想起打破窗户逃走。」燕琳说的时候犹有余悸。
「傻妹,没事了。」我摸着燕琳的头安慰她道。
突然有人从后拍我的肩,我回头一看原来是黄雪玲。
「你知不知道刚才这样沖入火场是很危险的?你出了事的话怎么办?」雪玲她突然骂我道。
我一脸愣然的望着她,不知如何反应才好。
「你不要骂我哥哥。」燕琳恶狠狠的盯着雪玲道。
这次到雪玲愣住了。
「不要紧,是我不对。」我边说边拉开燕琳。
「燕琳,你的老师叫你啊!快去吧!」我推开了燕琳,而她也走了过去。
「对不起,我妹妹总是这样的。你不要介意。」我转过头向雪玲道歉。
「不,不要紧。不过,你的妹妹真的很紧张你啊!」雪玲道。
「各位同学,由于刚才的发生火警的关系。我们校方决定让各位同学提早回家,请各位同学不要到处閑逛,请速回家。好了,各位同学可以离开了。明天也要回校的。」校长宣完后,校内的学生已经走了一半。
「可以走了,你们去那里?」我问道。
「没什么地方好去,我回家。」洋平道。
「俊华,你可不可以陪我去买些东西?」雪玲问道。
「好,没问题。」我答应道。
「哥,可以回家了。我们回家吧!」燕琳走过来道。
「对不起,燕琳。我要和雪玲去买些东西,你先回家吧!我很快回来的。」
说罢,我就和雪玲走了。
路上我和雪玲一直沉默,因为我们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俊华,刚才我突然骂你,很对不起。」雪玲一开口就跟我道歉。
「不,没关系。是我不对。不过,没办法啦!一辈子就只有这个妹子,我不救她谁救她。」我突然有些感叹。
「你们的关系真好啊!」雪玲道。
「不要说我妹妹了,你到底要买什么?」我问道。
「我想问男孩子会喜欢什么礼物的?」雪玲问道。
「他是什么年龄的?」我问道。
「14岁。」雪玲道。
「A书、A片……」说到一半我便被打了。
「认真一点。」雪玲杏目怒张的盯着我。
「好,对不起!唔……14岁……我想是电玩吧!」我道。
「你想?」雪玲不解的问道。
「嗯,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喜好,我怎知道你说那个人喜欢什么。不过,这个年纪的人多数都是喜欢这玩意的。」我道。
「好,那就买电玩给他吧!」雪玲道。
「他是谁啊?你的男朋友?」我问道。
「别胡说,他是我的表弟。」雪玲道。
买完东西后我们各自回家了。我回到家门前感觉到有一股很大的杀气……不,应该是怨气……不,好像是杀气和怨气混合了。
「我回来了。」我大着胆子开门。
「你刚才到那里去了?」燕琳气沖沖、叉着腰的道。
「我和雪玲去买东西送给他的表弟。」我解释道。
「我不信,只得你们两个,你说什么也可以。」燕琳背着我道。
「真的,我没说谎。」我说道。
「哼!」燕琳继续不理我。
「算了,你不信就算了。」我装作很怒的样子。
「啊!哥,等等啊!我信你。我向你撒娇而已。」燕琳追上来搂着我道。
「算了吧!没事了。」我摸着她的头道。
「快去弄晚餐吧!我饿得很,我洗完澡出来帮你手。」我道。
「嗯。」之后燕琳便走了。
到了晚上我和燕琳在床上聊了一阵子才睡。
「燕琳,今天对不起。惹你生气了。」我始终觉得自己不对。
「不,没关系。」燕琳笑着说。
「燕琳,你下面还会痛吗?」我问道。
「还有一点。哥,你……你想要吗?」燕琳真聪明。
「嗯,不过没所谓啦!」我道。
「哥,不如……不如……我……」







第十章
「哥,不如……不如……我……我……我……倒杯水给你冷静一下吧!」燕琳脸红道。说罢燕琳便出去了。
「哎……哎呀」我听了后就好像动画人物般跌倒。
「怎会是倒水的?不是应该是说用其他方法替我解决的吗?」我心想。
燕琳拿着一杯水回来了,我喝完后,便把杯放在一旁。
「燕琳,你……你可不可以用手替我解决。」我大胆提出。
「啊?嗯……哦!」燕琳腼腆答应道。
燕琳犹豫的伸出小手,最后还是替我脱下了裤子,接着便用手在我的肉棒上上下套弄着。
「哥,是……是这……这样吗?」燕琳极之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