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人在深圳 第五章

时间:2018-07-12
美国人的工作态度真值得我们学习!翠丝接手后,马不停蹄进行工作,经常呆在办公室里加班。作为助理,我也只好陪她忙个不停,因为她有很多情况都要向我了解。当然我也了解到,翠丝的老公是个工程师,在一家外资公司工作。他们结婚十年了,还没有孩子,不想要。翠丝四十岁,但由于保养好的原因,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
  工作忙的日子,我抽不出时间陪陪黄静。
  这期间我大胆提议,让黄建设担任粤东地区片的业务经理;陈芳负责我原来的工作;柳倩倩协助陈芳工作;张伟平任一级销售部经理。其余各人都有所调整,我自认为调整的团队是一支更有战斗力的队伍。
  调整后的第五天,黄建设到粤东汕头上任的前一天黄昏。他打电话给我,说:「豹子,明天我就要走了,赶快忙完回来,我请你尝尝几样拿手好菜。」
  我大笑,说:「你还有拿手好菜,蒙谁呀?」
  黄建设在电话里得意洋洋,说:「不是我啦。我女朋友,快点啊。」挂了电话,我奇怪了,他的女朋友?哪一个呀?我深感好奇。
  从办公室出来,晚上七点多钟了。翠丝用还有点生硬的中文说:「小乐,一起去吃饭,好不好?」「萧乐」在她口中总是「小乐」,倒也亲切。
  「不了,翠丝,黄建设请我吃饭,你一起去吗?」翠丝不喜欢别人叫她经理,喜欢别人直呼其名。
  听了我的话,她耸耸肩,摆了一个美国人常有的动作。说:「会不会不方便?」我说没事,走吧。
  到了宿舍,黄建设没想到翠丝也来,赶紧张罗接客。我问他:「不是说你女朋友会来吗?怎么不见人啊?」黄建设指指厨房,忙着招呼翠丝去了。我们的宿舍都是套房,有客厅,饭厅,厨房,房间有三房的,四房的。
  我真的对黄建设的女朋友是谁很好奇。厨房跟客厅成「7」型,在客厅看不到厨房的情况。我走向厨房,闻到一股香气,谁家女孩如此心灵手巧啊!我推开厨房的门,朝里面忙碌的女子大声说:「嫂子好!」她被吓了一跳,惊慌失措的转身,一打照面,我惊奇得说不出话。
  李佳丽!?黄建设的女朋友是李佳丽!!
  我呆呆的用手指指她,再指指外面,李佳丽轻轻点点头。
  我真不知道怎么面对黄建设了。他把她当女朋友,那肯定是爱上她了,而我却看过她跟王经理在……我就这么傻愣着。
  李佳丽拉拉我的衣角,脸有点红:「你是不是又想到……?」
  我逐渐平静下来,忙说:「没有没有,我是惊你为天人。」
  李佳丽白了我一眼,幽幽说道:「其实我们相爱快一年了。」
  我还是满怀疑惑,问:「那你怎么……」
  李佳丽脸浮红云,含羞道:「还说你没想,你现在不又想了。这事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以后再跟你说吧。但我真的谢谢你!」
  我色心顿起:「谢我什么呀?」
  李佳丽白了我一眼,说:「就好吃饭了,你先出去吧。」
  回到客厅,我对黄建设说:「好你个小子。这么一个大美女,怎么不见你带回来瞧瞧。」
  黄建设笑笑,说:「有啊,你老早出晚归,碰不上。她晚上经常在这里。」
  我斜了他一眼,说:「经常搞到半夜三更吵死人就是你跟她啊?」
  黄建设不好意思了。
  翠丝听出点味道,问:「谁那么厉害?」我跟黄建设闭嘴,不知怎么说好。
  翠丝不满了,说:「你们中国人就是这样。很爱面子,明明心里很想,嘴上就是不敢说。这有什么呢?刚才你们是不是在说性?——做爱。那是多么美妙的感觉啊!要用心,要尽情享受……」听这开放的美国女人说性,有些匪夷所思,我跟黄建设听得惊讶不已。
  「吃饭啦,吃饭了。」李佳丽招呼我们吃饭了。晚餐够丰富多彩,算得上色香味俱全。为黄建设饯行,自然少不了美酒。我跟翠丝坐桌子一边,黄建设跟李佳丽坐对面,李佳丽正面对我。酒过三旬,黄建设脸色通红,情绪高涨;李佳丽俏脸含羞,艳如桃花;而翠丝也是脸色红彤彤,看来有点醉了;我感觉脸上赤热,但这对于常喝「二锅头」的我来说,小意思。
  正当说得热闹时候,一只手摸上我的大腿,,我低头一看,是翠丝的手,肆无忌惮的直达我大腿根部,隔着裤子有规则地抚摸,我的小弟立即坚硬。一抬头,碰上李佳丽的眼光,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再看身边的翠丝,眼神迷离,檀口微张,说不出的淫蕩。
  黄建设这会声音低了,我捉住翠丝的手,对他说:「建设,你扶翠丝先去睡吧。」阳具困在裤档里,硬梆梆的,我怕直不起身子。
  黄建设扶起翠丝,两人有点踉跄的走进他的房间。我看看李佳丽,她那水汪汪的眼睛也望着我。一瞬间,我们就这么定格了,静静的对望。我觉得我们在互相诱惑。过了一阵,她问:「你醉了?」
  我摇摇头,把左手轻柔地压在她摆在桌上的右手上面。问:「刚才你说,你要谢我什么?」
  她是有点醉了,眼神有点朦胧,似乎渴望什么。
  这时,房间里传来热烈的亲吻声,揉杂着急促的喘息。她脸色有点不自然,我拉起她,她顺从的站立,我从背后抱紧她,坚硬之处正抵住她圆翘的双臀中间,她扭着身子,显得紧张。我们一步一步向房间挪动。
  房间的两人已经开始交战了。翠丝躺下,黄建设站在床沿,扛起她的大腿,运用腰部的力量,阳具在湿漉漉的阴道进进出出。翠丝尽情的欢叫。
  我抱起李佳丽,直奔我的房间。我快速把两人的衣服脱下,一起倒在床上。
  只见她粉白细腻的玉肤,饱颤颤的碗状的丰乳挺立在粉嫩的酥胸上,乳蜂是嫩红的,乳晕浅浅的一圈。我的手指顺腰直下,从两腿间轻轻探了进去,触手之处毛茸茸一片。我抬高她的一条大腿,架到我腰上,坚挺的阳具凑近她翕张的玉户,裸露的龟头一粘碰到她粉红湿潺的肉唇,感觉到李佳丽的娇躯微微一颤。
  李佳丽已是淫慾难禁,猛烈亲吻的同时,一支手悄悄往下,握住在洞口前后徘徊的阳具,对準她那正涌出泉水的穴口,把龟头导引进温暖如春的洞穴内。自然的,两人腰部同时往前一挺,阳具深深插入她的阴道里面,李佳丽情不自禁的「啊」的一声。
  曾在网上看过一句话:男人女人能够力往一处使的时候,只能在做爱时。说得妙!
  一轮猛烈抽插之后,逐渐转为和风细雨。我咬着她的耳朵,问她:「平时叫得那么大声,害我睡不着觉,现在受到惩治了吧?」
  李佳丽星眸半瞇,娇喘着说:「那是叫给你听的,我想诱惑你!」
  我下面继续运动,不解问她:「你不是很爱他吗?」
  她停息一会,说:「就只许你们男人在外面花啊。你长得跟我梦想的男人一样,何况………」她捏了一下我下面,说:「我听说它像一只豹子呢!我就想试试。」
  我用力抓紧她的乳房,说:「小骚货,你从哪听来的?」小弟也用劲的顶了两顶,顶得她「呀呀」的叫,她强忍着,说:「就不告诉你!」
  我心里觉得对不起黄建设,但木已成舟,况且我已在李佳丽的湖泊里泛舟蕩漾,只好先满足身下的娇娃再说。我站立起来,提枪上马,开始了新一轮的猛烈攻击。
  李佳丽逐渐向高潮的顶峰攀登。
  门「吱呀」一声开了,翠丝一身赤裸靠门边站着,腿缝间正有一丝丝粘液流下,她紧盯着我在李佳丽桃源口快速进出的阳具,用英语说:「他睡着了。」我看得出她没得到满足,慾火还在熊熊燃烧着。我脸一别,招呼她过来。李佳丽用手摀住脸,显得不好意思。
  翠丝把门锁上,到了床上,用手抚摸李佳丽的肌肤,口里讚道:「真漂亮!」
  李佳丽羞得无地自容。翠丝握住佳丽的一边乳房,用口舔上那高高挺立的乳峰,另一只手在另一半球上轻轻划圈圈,李佳丽似乎受不了,伸展双手,紧紧抓住床沿,咬紧牙,只在喉底发出「嗯嗯」的声音。翠丝突然趴在李佳丽的身上,柔软的肉峰相贴,用口吻上李佳丽的小口。分开的大腿重叠,耻部毛髮相互交错,说不出的糜秽。
  两个蜜穴就这么摆在我的面前,一个粉红娇嫩,一个丰满厚实;一个是妩媚多情,一个是大方开放;一个是本地风味、黑髮萋萋,一个却是异国情调、金毛柔顺。能同时品嚐这两种迥然不同的风情,我真怀疑我几时跟上帝成了结拜兄弟了!
  我毫不犹豫的从李佳丽的穴里拨出钢枪,往上一刺,扎进了翠丝的肥穴了,只听得翠丝「YES」的叫了声,我顾不得她湿漉漉的穴里满是黄建设的精液,毫不留情的狠狠抽插起来。我是长跑冠军,更是性爱道路上耐力惊人的豹子,这种淫秽的场面,激发起我奋勇征战的气概。
  就这么往上戳这洞,往下插那洞,李佳丽率先到达高潮的顶点,她大叫一声,身体紧绷,阴穴内不断抽搐,蠕动的肉芽包裹着阳具,说不出的舒服。静静的体验,待蠕动过后,我拔出小弟,只见李佳丽微微张开的穴口,一股白色的浆糊流出,沿着股沟湿了床单。我再狠狠插入翠丝的穴里,专心致志的干她。
  翠丝的菊门有点宽鬆,我用手从她的洞口抹了些淫液,涂在她的菊门上。赫色的菊花状肛门的褶皱也在收缩着,冷不防,我用中指插了进去,「喔……」翠丝大呼一声,身躯一颤。肉洞更加用力夹紧我的肉具。
  翠丝高高翘起的臀部已逐渐失去回击的力量,叠在李佳丽的小腹上,口中的叫声越来越急促,鼻息呼呼,她快到高潮的顶峰了。我加紧一阵急抽猛冲,趁她不备,拔出阳具,对準她的菊门,一插尽头。翠丝「啊」的大叫,攀登上了性爱的高峰,穴口涌出一股一股的淫水。菊门紧紧箍住胯下阴茎,我忍不住腰眼一酸,大哄一声,灼热的千军万马喷射而出。
  接下来我带着醉意和大战后的疲惫不堪,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当我醒过来时,李佳丽和翠丝不见了,都在厨房忙弄早餐。打招呼时,我跟李佳丽都有点不自然,翠丝却是若无其事。沖个凉,叫醒熟睡如猪的黄建设,他对昨晚发生什么模模糊糊。
  送别黄建设时,他拍拍我的肩膀,说:「兄弟,帮我好好照顾佳丽,可别让我回来后成了光棍一条。」我点点头,心里对昨晚的事感到内疚。
  与李佳丽回到公司,在电梯里,她调皮的低声说:「好好照顾我,你答应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