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四章 大战赤锋

时间:2018-09-13
三天前,赤锋军团的军团长林洪心中就有些不安,因为天龙军团的行动实在令人无法理解,在自己的军队改向北上,回头重新进击青州的时候,天龙军团居然并不像他所想像的那样,和他的军队进行一场决战,反而是採取了步步为营,逐步后退的行动。要知道,现在的天龙军团可是声名远扬,刚刚击败了数十万云阳大军的战绩,足以让任何一个率领军团的军团长感到无比骄傲。按照目前这样的局势来说,天龙军团应该正是士气如虹,向自己军队大举进攻的大好时机,怎么可能表现出如此一副示弱的态度,好像之前的那一场大战中,取胜的一方是云阳王的军队一般。难道说是,在和云阳王的大军交战之后,天龙军团也损失惨重,所以才会不得已採取这样的行动吗?在最开始的几天时间里面,这个念头一直盘旋在云阳人的心中,但是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沙场宿将,林洪却不敢让自己有丝毫多余的乐观想法,毕竟这是在尔虞我诈的战场上,一着不慎,结果就可能是满盘皆输。尤其是,林洪得到了确切的情报--目前在天龙军团中指挥作战的,是有着美女战神之赫赫威名的于凤舞。不管是什么样自命不凡的将领,面对于凤舞这样可怕的对手,都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正所谓是,人的名,树的影,光是于凤舞的战神之名,就足以让她的每一个对手心存惧意。所以,云阳人採取了最稳妥的战术,在林洪的指挥下,赤锋军团也是採取了稳扎稳打的战术,他们所到之处无不是小心翼翼,军团的侦骑和游骑兵都放到数十里之外,免得遭遇法斯特军队的伏击。同时,云阳人又对自己所佔领的地方,进行了反覆的搜查和整顿,生怕天龙军团的士兵会在于凤舞的指挥下,从什么地方冲出来。除此之外,林洪还对自己后方的粮道进行了重点保护,可以说,他已经把每一个细节都考虑得十分周到,近乎是滴水不漏,绝不让于凤舞有丝毫的可趁之机。把所有的这一切都做好之后,林洪才指挥他的赤锋军团向下一个目标前进。就这样,云阳人缓缓的再一次推进到了安阳附近地区,距离上一次云阳王大军被击败的地点不过区区五十里。云阳大军有条不紊的越过了一座小山丘,在他们的前面是一片平缓的草地,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平静,只有风在他们的头上吹过。但是很快的,一个黑点在地平线上升起来,急促的蹄声随后从前面传过来。「前面三十里处发现法斯特的大军!」侦骑的回报让林洪的精神一振。在确认了是天龙军团的大部队阵容之后,林洪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得意的微笑。「你终于忍不住了吗,于凤舞?」看来,在这一场以耐心为基础的比试之中,他林洪击败了于凤舞,迫使于凤舞不得不改变战术了。能够和于凤舞指挥的部队进行一场正面的合战,林洪感到自己身上的血液都在涌动。正在下令自己的手下军队列阵準备投入战斗的时候,从队伍的后面传来了十分急促的马蹄声,还有其他将士的低呼声,顿时一种不祥的感觉从林洪的心中升起。「军团长大人,紧急情况!」出现在林洪眼前的这个信使,是云阳镇西王的亲信,专门负责林洪和镇西王之间的联繫。原本所有情报的传递,都是由这个男人的手下人执行的,现在看到他本人亲自跑到这里来,林洪的眉头不禁暗暗皱了起来。「出大事了,王爷……他……被扣押了!」这个亲信来不及下马,便沖林洪气急败坏的说道。这话不亚于晴天霹雳,顿时让林洪和他身边的人大吃一惊。「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不过,林洪毕竟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虽然心中十分惊慌,但他的脸上却依旧如常。在略一定神之后,林洪便抢在其他部下发问之前,沉声向信使询问。他这样的神态让报信的人也稍感安心。喘了一口气,信使便将事情的原委详细的说一遍。原来,云阳王藏身在被天龙军团所释放的云阳士兵队伍之中,悄悄潜入了镇西王的大军,在镇西王前往接见和抚慰这些士兵的时候,他便突然发难,在士兵的帮助之下,将镇西王和他的一干亲信随从扣押了起来。接着,云阳王又依靠着云阳军中一部分下级将官的支持,连杀了数十名镇西王手下的将领,从而夺取了整个云阳大军的控制权。「事起突然,王爷他现在被软禁起来,许多的将军都被处决了,我是趁乱逃出来的,所以马上前来向军团长大人您求救……」听罢信使的话,林洪的心中顿时一片雪亮,怪不得于凤舞不主动和自己的军团进行合战,显然她和云阳王之间已经有了一定的协议,先拖住赤锋军团的脚步,以便让云阳王从镇西王的手中重新夺回军权。「我们是不是马上撤军,回师救出王爷?」身边的一个参谋焦急的向林洪提议道。前来报信的信使更是连连催促,恨不得林洪马上指挥赤锋军团杀回去。林洪的视线从眼前自己这些部下的脸上缓缓扫过,见到的无不是一双满含忧色的眼睛。他知道云阳王在这个时候重新出现并夺回大权,对于自己军团的压力是非常大的。因为这样一来,赤锋军团的补给和后勤支援将完全被捏在云阳王的手中,可以说,现在的赤锋军团已经成为一支真正意义上的孤军,除了他们自己之外,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了。「不,我们只有先击败天龙军团,才可以回师。」林洪猛的提高了声音,对自己的部下说出决定。那种认真的神情,与其说是让别人信服,还不如说是林洪他想说服自己。「现在阵前回师,一定会受到天龙军团的追击。因为很显然的,云阳王这一次的行动是和天龙军团已经达成了某种程度的协议。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从天龙军团的手中逃生,而且还潜伏在士兵当中呢?」「可是军团长大人,王爷他现在的情势非常危急,他急需您的援手……」作为镇西王的亲信,信使对于林洪这样的话是感到非常意外和失望。为了自己主君的安危,他也只有竭力想说服林洪。「大人,您既然已经知道天龙军团和云阳王有所勾结,那为什么还要和天龙军团进行合战呢?这样的情势,不正是于凤舞她想要看到的吗?」林洪手下的首席参谋官也表示了自己的反对意见。他的话,也引起了其他参谋官的同感与附和。其中一个参谋官更是说的直接:「大人,天龙军团前段时间不同我们进行合战,就是在等待这个时候。现在我们如果和他们进行合战的话,不正是中了于凤舞的计谋吗?」「这只是一般人的想法而已。但我们面前的敌人,可是有着美女战神称号的于凤舞,她的计谋会这么简单吗?能被人一眼就看穿吗?」林洪显得十分有把握的微笑说道。他的话,让眼前这些参谋官和那个信使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暗暗怀疑自己是不是什么地方说错或者想错什么了?「大人您的意思是……」不愧是首席的参谋官,一下子便转过弯来,猜中了自己军团长心中的想法:「于凤舞她故意摆出要和我们大军进行合战的架式,因为她知道我们在现在的情势之下,和她的大军合战是没有胜算的,所以她断定我们会採取回军解救王爷的战术,而天龙军团的主力部队就在我们的半途中等待我们……」「不错,我就是这么判断的。」林洪用力的一点头,掉转了自己的马头,面对着安阳的方向,沉声说道。「现在出现在我们前面的天龙军团大军,只是于凤舞用来虚张声势的,她真正的主力部队,应该是已经迂迴到我们的后面,準备设伏痛击我们了。」「要打破目前这种腹背受敌的局面,我们只有全力进击。只要击溃天龙军团的中军部队,兵临安阳城下,使得天龙军团的大本营受到攻击,于凤舞就不得不回收兵力。这样一来,她的计谋就无法实施,我们也可以从容不迫的回师了。」说罢,林洪抽出了腰间的宝剑「赤锋刃」,这把由前任的云阳王所赐的神器,通体雪亮耀眼,但是锋刃处却有着一条赤红色的锋芒,「赤锋刃」之名由此而来。赤锋刃在半空中有力的挥出,林洪蓦然开声大喝道:「生死成败,就此一举。全力出击!」
  ※※※望着赤锋军团的阵容快速的朝这边推进,于凤舞立于自己的旗门之下,嘴边不禁流出了一丝微笑。大幕拉开了,一切都是照着她的剧本在进行。只是可惜,叶天龙的自作主张使得这一场原本完美无缺的戏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这也让她这个策划者有些哭笑不得,因为她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去说那个男人。「大姐,你怎么知道赤锋军团不会掉头逃跑,而是自动上来找死呢?」骑马站在于凤舞的身边,难得安静片刻的龙灵儿到了最后,还是忍不住出声向于凤舞询问道。「因为赤锋军团的军团长是林洪,算的上是一个出色的将领。」计算着敌人前进的速度,于凤舞简单的回答了龙灵儿一声之后,便朝负责传达命令的金凤卫说道:「阵变新月,準备迎战。」随着于凤舞的命令传出,天龙军团原本长方形的阵容,开始变化,中央部分的阵形缓缓的往后收缩,整个阵容渐渐地变成了新月的模样。在新月的两端,分别是修罗、范铜的部队和左岛近的部队。
  ※※※「哼,果然不出所料,于凤舞啊于凤舞,这一次,你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在自己的本阵中,林洪将天龙军团的阵形变化完全看在眼中,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丝骄傲的感觉,能够识破美女战神的计谋,进而打败她,就可以使自己跃升为当世的名将。因为像现在天龙军团所变化出来的新月阵形,是一种实力处于劣势之下的防守阵势,是为了保护中军大阵不被敌人击溃。可以说,这是一种完全示弱的阵势。「前进,一举击溃于凤舞的本阵!」林洪将手中的赤锋刃向前一指,向身边的众人下令。早已等候多时的众将官顿时一阵欢声雷动,各自打马往自己的队伍驰去。
  ※※※看着云阳的军队有如潮水一般涌过来,于凤舞轻轻的摇了一下自己的螓首。她的心中在暗暗歎息,如果不是叶天龙来这一手突如其来的政变,庆计的骑兵这个时候就可以迂迴到赤锋军团的身后,对敌人形成前后夹击之势。而现在,她只有让庆计的骑兵火速向艾司尼亚进发,争取抢在尤那亚的军队发动攻势之前,给叶天龙以有力的支援。军号长鸣中,两军的将士应声吶喊,剑盾相击,发出了震天动地的声响。激烈的合战开始了。双方的士兵迅速的靠近。行进在战阵前列的弓箭手、投石兵和标枪兵首先交锋,有如蝗群一般的飞石劲矢漫天飞舞,遮蔽了两军之间的空地。很快的,这些远程攻击的士兵留下了一些尸体和满地的矢石标枪,从队列之间的空隙撤出了战斗。一百步,八十步……双方的士兵已经可以看到彼此的眼睛,以及对手所持武器的样式,现在双方已经开始发动魔法攻击了。位于队列中后方的魔法师不约而同发动了早已準备妥当的魔法。一阵密集的火球和闪电在半空中飞舞着、跳跃着,虽然看起来十分激烈和热闹,但真正造成的伤害却不是很大,因为双方的魔法师也同时在使用防护魔法。在如此大规模的会战中,魔法师的攻击魔法通常能够起到的作用并不是很大的,更多的作用,还是在于使用辅助魔法和治疗魔法来帮助前方的将士作战。淡淡的青光笼罩在双方前锋将士的头顶上,这便是双方的魔法师在为第一线的战士施展祝福术。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决战,虽然天龙军团的魔法师增加了不少,但相对于赤锋军团的魔法师队伍来说,还是处于劣势。因此,天龙军团的魔法师大多採取防守之态。五十步,二十步,十步……有如两道钢铁的巨浪,蓦然之间猛烈的撞击在一起,溅起了金铁的浪花。震天的吶喊声中,双方的前锋重装步兵终于要开始惨烈的战斗了。修罗和范铜所率领的天龙军团左翼是最先和赤锋军团接触的,两个身材同样魁梧高大的巨汉,傲然立于各自队伍的最前方,和他们手下的士兵,牢牢地据守着自己的阵地,就像是两座坚不可摧的岩石。修罗手中的巨剑左右挥舞,冲在最前面的五个赤锋军团士兵顿时连人带盾,一起成为漫天的血肉碎块。而在他的旁边,毫不逊色的范铜更是奋力挥动他那粗大沉重的狼牙棒,将冲到自己身前的敌人,一一击毙。在这一天,云阳人所遭遇的还不止是修罗和范铜这样两个可怕的巨汉,他们的左翼士兵也遇到了同样可怕的对手。而左岛近的名声,经过安阳城下和云阳王的一战,已经被云阳的士兵牢牢记住了。在铁壁将军和他的部队面前,云阳人的冲击根本就是徒劳无功,无法越雷池半步。不到片刻的功夫,左岛近的身前就堆满了云阳人的尸体。这一次,云阳军中最精锐的赤锋军团将士,同样体会到了铁壁将军的威力。虽然左右两翼的攻击受到了挫折,但林洪亲自指挥的中路攻击却是取得了相当可观的战绩。在赤锋军团的压迫之下,天龙军团的士兵逐步往后退,于凤舞的军旗也在缓缓的往后移动。这样的发现,让林洪更加的兴奋,显然于凤舞的中军没有多少实力,所以挡不住自己重兵的冲击,只要自己再加一把劲,就可以将天龙军团的中路阵线突破,甚至击溃,从而使得整个天龙军团的战线崩溃。「前进,前进,再前进!让我们一举击溃敌人!」林洪再度发出了他的命令,这种惯用的语气,让熟悉他的赤锋军团将士们都十分兴奋,主帅的斗志和信心使得他们的士气也更为高涨。天龙军团的阵线中路已经深深凹了进去,更多的赤锋军团将士还要往这个缺口里面冲击,试图从一点的突破,进而动摇整个天龙军团的战线阵容。但此刻,已经杀红了眼的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在他们的两翼,天龙军团的士兵已经取得了相当大的优势,开始压迫着赤锋军团的两翼慢慢往后退了。战斗持续了两个时辰,虽然赤锋军团的中路攻击十分猛烈,压着天龙军团不断后退,但是天龙军团的队列和战线并没有乱掉,在于凤舞巧妙的指挥下,依旧是一个十分完整的阵势,只是原先那种厚度感已经越来越薄了。「于凤舞,你是在作垂死挣扎吗?」林洪一边指挥着自己的将士往前冲杀,一边忍不住在心中得意。天龙军团中路的阵势厚实感的消失,说明了于凤舞手中可以使用的士兵越来越少,也说明了他距离胜利已经越来越近了。「于凤舞,我将是大陆上第一个击败你的将军!」一想到这个,林洪的心情就变得十分激动,甚至有一种久违的热血沸腾之感。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当年第一次上战场,亲手斩下第一个敌人的首级。会战处于相持阶段,天龙军团中路的士兵已经被赤锋军团的攻击压得足足退后了六百多步。整个天龙军团的阵形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个拉长的大口袋。而赤锋军团的中路将士都认为天龙军团马上就要被自己打败了,所有的将士争先恐后的往口袋里面冲,结果,造成他们的队伍阵形被越拉越长。不久,阵线两翼的战斗发生了变化,天龙军团的将士不约而同的开始反攻赤锋军团的阵线。原本林洪就是以重兵攻击于凤舞所在的中路,配置到两翼的兵力并不多,加上这些队伍又不是他军团中的精锐部队,如何是左岛近、修罗和范铜他们这些人的对手?何况,于凤舞是把真正的主力放在阵线的两翼。连续的数次冲杀都无功而返,赤锋军团的将士心中就少了一份斗志和士气。正在重新整顿队伍,準备再度冲杀的时候,修罗、范铜和左岛近已经指挥他们的部队向赤锋军团的两翼发动反击,并趁云阳人的阵线还没有完全整合,一举将赤锋军团的左右两翼击溃。一左一右,两道绚烂的魔法信号弹射上了半空,五彩的图案,十分漂亮。一直在等待这个信号的于凤舞见状,立刻命令自己的部下吹响了进攻的号角,并同时向空中发射了一道魔法信号弹,宣告天龙军团的反击正式开始。除了部分的骑兵追击败逃的敌人之外,左岛近率军从右边,修罗和范铜带兵从左边,一起向落入口袋之中的赤锋军团发动了猛烈的攻势。加上于凤舞的中路大军由守转攻,投入了所有的兵力,赤锋军团顿时陷入三面受敌的困境之中。人仰马翻,士兵的惨叫声和战马的悲鸣声成为赤锋军团中的最强音。原本位于战阵后方的魔法师和弓箭手等远程攻击的部队,在修罗、范铜和左岛近等人的猛攻之下,已经无法发挥作用了。等到林洪明白到情势不妙的时候,赤锋军团的败局已成,整个阵势大乱,士兵相互碰撞,他们已经不知道到底应该先对付哪一个方向的敌人,混乱的乌云在他们的头上盘旋。「稳住阵脚!大家稳住阵脚……」林洪率领着自己的本阵卫队,在阵容的最前面奋力战斗,试图用自己的力量重新挽回几近崩溃的阵线。但是,林洪的努力并没有得到多少的回报,他虽然勉强的稳住了阵脚,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云阳人倒下,苦心焦思所组织的防线已经薄弱到了非常危险的程度。